电视剧无贼第17-18集剧情详细介绍

来源:2021-02-22 15:04:57

电视剧无贼第17集剧情介绍

  段虎被安娜打

  安娜告诉段虎,以后别装什么警察,等孩子大一些就将实话告诉他就行了。段虎则不同意,他担心如果他们说了,孩子永远都不会认他们,从现在起得让孩子不能蔑视他们。安娜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。段益写作业的时候特别乖。段虎去找向上聊聊孩子的教育问题,因为这两天孩子太乖了,就跟装洋蒜一样。向上让他掏心掏肺的对孩子好,全心全意的对他好。段虎说现在有个问题,孩子跟向上好不跟自己好,所以让向上以后全权的孩子交给自己,让他别再去找段益了。向上说他放屁,让他别在自己面前抖小机灵,如果他再闹屁,立马把孩子收回来。

  安娜提着菜去找李一芳学做菜,安娜炒菜的时候不是酱油放多了就是糖放多了,李一芳手把手的教她做。段益品尝过安娜做的菜说太咸了,段虎拍着桌子说他是找事儿。向前进去见段益老师,老师说段益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不爱说话而且成绩一直滑坡。向前进看过段益的测试成绩不禁生气,他生气的去找段虎夫妇,不仅成功的抢回了孩子,而且成功的毁了孩子。

  段虎和安娜辅导段益做作业,他们自己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。向上辅导段益做作业,他说如果段益此次考试前三名,就接他回家跟爷爷奶奶过一个寒假。段益听此高兴的抱着小爸亲了起来。安娜看到段益一个人去上学,她生气的回家抽躺在床上睡觉的段虎。

  段虎出去找工作,他一直追在老板的身后,老板让他留下来当搬运工,段虎问他保底工资是多少?老板说干一件计一件,计件工资。田茂林通知商户,昨天抓到一个偷商户钱的小偷,所以让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。段虎坐在街上看美女的大腿,安娜走过去敲他脑袋。段虎决定出去找工作,发娜叫住他前前后后的搜身。段虎说他要真当贼了她能防住吗。

  段虎去接段益,李一芳指责他一个大老爷们,天天吃软饭,让一个女人起早贪黑。数落完段虎,李一芳说周末的时候要把段益接回家里去,段虎不同意,向上拿车钥匙在后面捅了段虎,他说周末接段益回去就是改善一下段益的伙食。回到家段虎跟安娜抱怨,别跟长嘴妇一样满城嚷嚷。安娜说段虎整天游手好闲的,就一吃软饭的。

  段益吃东西狼吞虎咽的,李一芳抱怨这是怎么回事,孩子怎么饿成这样了。段虎走在街上下手,他匆匆坐在公交车,望着偷来的钱包犹豫了。段虎去找向上借钱,称他不注意的时候将钱包塞到了他桌子上面的报纸里。段虎将借来的八百块钱给了安娜,安娜拿着棍子打他的手,她哭着说不会让儿子用他一分的脏钱。段虎去了向上那里,发现桌子上面的报纸没了,向上说他当废品卖了。大妈在安娜那里买菜,大妈随手交钱包放在了菜篮子里。大妈刚走,一小偷就将钱包偷走,安娜见此叫了一声,她定晴一看那小偷不是段虎。

  安娜问段虎的手怎么样,段虎说折了,安娜警告他,如果他再偷还打他,谁不让自己好过也不会让他好过的。安娜去向家接段益,李一芳跟着他们一起回去,抱怨屋里东西放的乱七八糟,东西不干净,床不收拾……段虎让段益干活去,李一芳指责段虎一个大老爷们让孩子干活,之后指责他让一个女人出去挣钱……安娜强忍着心中的怒气,段虎过去安慰她。

  段虎跟疤瘌眼见面聊天,回去的时候安娜在他身上搜到一包中华烟和一盒火柴,于是便质问他哪里来的钱

电视剧无贼第18集剧情介绍

  段虎创业

  段虎告诉安娜,那盒烟是疤瘌眼给他的。得知段虎又跟疤瘌眼在一起,安娜生气的要求他不许再给疤瘌眼在一起。段虎提醒安娜,别忘了她也是从号子里出来的。段虎去商铺门前收保护费跟人打架,向上得知跑过去解围,因为段虎砸坏了商户东西,店主不允许二人离开,这时冰子走了过来。

  段虎问冰子怎么成齐老板了?冰子说起了他创业经历,向上得知冰子原来跟段虎一样,现在金盆洗手了。临走的时候冰子给了段虎一些钱,同时劝他不能再这样混日子,愿意帮他支摊起家,段虎激动的向他道谢。向上对段虎说这个机会不错,让他一定要好好把握。段虎希望向上跟他一起干,省得别人说他们没出息。向上让他打住,因为自己比他有出息多了。段虎吵吵着坐向上的车一起离开,因为他身上带一万块钱呢。

  段虎去了安娜的菜摊,安娜见他脸上有伤,问他是不是又惹事了?段虎说他惹那个事儿惹得太值了,并嚷嚷着让她收拾摊子,带她和儿子吃大餐去。安娜看到那一万块钱,问他是不是又去偷了?并警告他小心那只手被打残了。段虎提起了齐冰,安娜感到意外,因为齐冰之前看不起不像有出息的样子。

  段虎带着安娜买电视,买衣服。段益看到MP4十分兴奋,问段叔叔是从哪里来的钱?段虎夫妇扶着段益溜冰,他交待段益到时候一定要告诉奶奶,说这是爸爸给他买的。段虎的店开张,齐冰去段虎的店里,请求向上帮他做一个别墅装修。向前进告诫向上,做生意不要钻进钱眼里。安娜在店外面偷偷的观察段虎,向上走过来说段虎现在特别上进,真挺不错的。安娜请求向上帮忙盯着段虎。

  段虎坐向上的车子一起离开,路上的时候他不停看盯着美女的衣服看,说现在的女孩穿衣服真敢穿,穿那样的露,向上说真想抽他,他怎么这么贱呀,懂不懂什么叫时尚。

  段虎去接段益,他说段益怎么那么吝啬,跟向上那么亲,为何跟他就不亲?他们好歹在一起也半年了,难道就没有感情吗?段虎拿着东西贿赂段益让他喊自己爸爸,可是段益就是一声不叫。

  段虎在向上面前抱怨段益不跟他亲,向上说他把段益还给他们,然后再跟安娜再生一个。段虎说他一个都受不了,再生一个怎么办,之后他问向上,他一直都没有小孩子,是不是有问题?如果有病的话让他去看看,医药费他出。向上说他再污蔑自己就抽他。

  向上接段益放学,他问段益为何不直不叫段虎爸爸?他保证段虎是段益的亲爸。段益说他就是叫不出来。向上问他一辈子都不叫呀?并说他一直叫自己小爸,他连一个儿子都没有。段益开玩笑叫他小叔,向上不同意,段益说叫他大叔。

  向前进让爸爸离段虎远一些,小心掉沟里。李一芳出去指责向前进,大过节的不会说一些高兴的话。向上让刘莎回去过中秋节,刘莎以加班为由拒绝。向上发现了刘莎手上的名牌表,刘莎谎称是高仿表,之后他数落向上现在混的这么惨,向上说他挣的钱都是刘莎花了,刘莎则说向上一大老爷们住在老婆家里,就凭这点没资格说她,向上听此生气的离开家。

  向上跟段虎抱怨,他算是看出刘莎是什么人了,她看自己就是不顺眼。段虎说刘莎跟安娜一样,不管自己做什么事情她都看不顺眼。向上让他别跟他们比,他们之间没有可比性。乔安娜去找刘莎谈心,刘莎则说他们家用不着她插手,让她还是回去管好她家的事情就行了。安娜说向上老爸身边全是警察,要是查起来她的脸往哪儿搁,所以劝她悠着点。安娜回去告诉段虎,刘莎有事儿,她手上的表不是假的。段虎说他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向上?安娜说现在说这些有事儿吗?能把刘莎的表偷出来鉴定吗?再说向上也不能干出那种事儿来。

  向上做了一桌子的菜,他跟刘莎说他们之间的误会说开了就行了,刘莎则说她正好也有事情要说。得知刘莎后来就要去日本,向上说她怎么不跟自己说一声?刘莎说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办法再维持下去了,但她不想真的放弃,所以他们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,向上请求她能不能不去


城关租房 https://bj.c21.com.cn/zufang/fangshan-chengguan/pg1
金飞资讯网